最新消息:王者荣耀怎么火起来的时间原因分析,什么导致王者荣耀走下坡路...

巴蜀游戏资讯西山居CEO邹涛:没有人性与三观谈何好游戏?

网游 最好游戏 浏览 评论

2015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产业高峰论坛今天在上海隆重召开。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及西山居游戏CEO邹涛发表了演讲。

点击进入2015年Chinajoy专题报道>>>

CJ高峰论坛所有亮点都在这里了,不能更全!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还有媒体朋友,下午好。我以前讲何苦做游戏,这是我最近的心里感受,说实话,最近上半年我自己也花了很多精力做手游,说实话在上周跟雷总交流,手游从2012年应该开始火吧,2013年、2014年也算火,但是到了2015年上半年发生了变化,但是实际上真正取得比较持久成功的片子,如果按百分比来讲一定是个位数。我们从2011年开始做手游产品研发,做了20多个项目,在很短时间内聚集很多人才,几年实践下来,我觉得不是特别的理想。

{{keywords}}最新图片

我自己也在做这个这个反思,尤其是自己带团队做的时候,我自己在过去三年基本上花了很多钱玩手游,比较好玩的网游,可以说市面上相对只要火一点,我基本都玩过。用一个数字来反映,我自己花了将近80万人民币去体验各种手游,应该说给手游做了很多贡献。越做到后来,我自己反而越困惑,所以我觉得就在梳理,就是结合了从1999年开始的端游到后来业游,总体来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我今天主要是讲讲我的一些心得。其实这个题目是我前段时间,在内部不是谈游戏里的,起源于哪?

起源于我跟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也包括新来的同事沟通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的一些朋友现在很富,但是并不快乐,新来了小朋友们,冲劲很足,但是很迷盲。所以其实说实话,在2010年左右有经历了这个阶段,我后来跟他们聊起来,我突然想起一个词来也是让我明白,网上经常讲,毁三观,我就问他们,知道是哪三观吗?

我后来问很多人,甚至在珠海大学做讲演的时候,真正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很少,我就突然明白大家为什么会迷盲,有钱也不快乐,因为并没有自己真正所追求的目标,讲到游戏里,就犹如很多制作人号称做了很多年游戏,但是当我问他什么是游戏?结果当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哪怕是十几年甚至说做了20年游戏的人,竟然对什么是游戏都回答不出来,我当时心情很绝望,我说也许我们这个行业真的别的行业有没有这种现象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个行业很奇葩,为什么?很多人从事这个行业很多年,并以此安居乐业,但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我不知道今天在座的有多少人清楚游戏是什么,当然同时另外一个事情,我还原一下,我每次刚问别人这个问题,被提问的人都会一楞,会发现他在思考,紧接着发现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这是我认为这个行业很奇葩的事情,做游戏靠安居乐业却不知道游戏是什么,或者每个人答案都不一样,说明我们这个行业做了这么多年连标准都没有,这不是今天我要谈的。

最近我花了很多时间玩PS4的游戏,行业里都说那些游戏都是比我们更先进的或者做游戏做的更早发达国家地区,只要是火的我都买了,挨个在玩,我就在寻找那些更先进的游戏发达地区,当然我指的不一定是产值,中国的产值很高。所以前面几个问题结合在一起,就有了今天的题目。我想表达的是,刚才问到现实中的三观,回到做游戏行业,做游戏这么多年却连游戏都不知道是什么,到我自己最近的困惑,到我看别人的游戏全球大卖,甚至很多中国玩PS4的人是不懂日语,但是日语主机游戏都玩的特别起劲,我想人家肯定是找的了共性的东西。

我今天名字是谈游戏世界里的三观,更多是一个怎样在你游戏里体现你的价值观,或者我个人观点,游戏归根到底到最后其实就是一种价值共鸣的体系。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把过去玩的游戏梳理了一遍,有很多种分类方法,2013最新网游,但是回到真正玩游戏的玩家角度本身出发,我简单把它列了一下。我发现过去有那种体验惊心动魄的,叫冒险、探索类,也有一类人玩策略类,也有人玩做一呼百应的君主或者帝王,也有足不出户,遍访名川大山的体验式,背后都是一种价值共鸣。我为什么这样说?我发现中国的游戏,我也在对比差在哪,我们在卖相,很多国际大作都是中国人做的,都不差,早些年是因为美术不如人家很看,我们是最有文化的,但其实缺的是本身游戏没有核心价值观,确实很多人花了很多钱,去玩,玩了之后没有感觉,并没有共鸣。包括最近几年的手游,我花了很多钱,我自己也是一个玩家,花钱花到最后会恶心,我有一款游戏花了15万,当花完最后一笔钱的时候,觉得游戏挺无聊的,就是不停的在开箱子,这不是就在浪费我的时间和金钱吗?

我觉得游戏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作为一个游戏玩家,花了很多钱和精力,最后让我恶心。以前我不明白,我最近研究之后就是这样,我也联想到好莱坞大片,无论是特效场景怎样,最终会体现人性,体现爱,一定会是这些,真正打动人的。包括我最近看欢乐喜剧人,以前看都是觉得挺搞笑的,但是他们说了一句话真正的喜剧人都是悲哀的。我认为一定要追求这种价值共鸣,我们的工艺水平够了,有足够的IP,和足够的钱,还有足够的人来做。

第二个讲给这些制作人听,因为我过去也陆陆续续做投资,我也投了,我问他们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做游戏?或者说你打算做什么样的游戏?我在问他们问题的时候,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今天告诉他们的答案是,你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或者你追求的是什么?做游戏很难也很简单,我的建议是不忘初心,就想想当初为什么来到这个行业,只要做自己就行了。我认为可能你做的游戏,做出自己的感受,做出自己的价值,做出自己的追求,不一定会热卖,但是我觉得至少那个游戏是属于你的,这是一个。

第二个至少跟你是同一类人的会共鸣,会为你鼓掌,而且我也坚信中国市场这么大,一定有跟你一类的人支持你,有他们支持你,你活下去至少不是问题。从端游开始到业游,整个行业就没有说真的靠抄袭成功的,为什么这个路还在走,这是讲的第二个,真正不忘初做自己的游戏,追求自己的价值,你自然希望做什么样的游戏。

第三个是一个建议,我刚才也说了,我其实也在想从做端游开始,这么多年1999年开始,16年了,还有哪些游戏在,我结果数完以后,它的共性是什么?前段时间有媒体去珠海,我就谈到剑三是2003年开发的游戏,2009年上线,端游行业上半年增长率是4.5%,剑三做到30%,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喜欢,从最开始用户平均年龄是26岁左右,现在被年轻人喜欢,我也真相信那句话,什么叫正能量,因为我们游戏是讲座合作,我们游戏不会让你很想着一夜之间花点钱一代大侠,横扫天下,我们讲究的是团队,把自己的岗位做好,服从团长的指挥摆设,我们共同完成一件事。我们游戏里也没有打打杀杀,我们没有恶意PK,有竞技,如体育活动。我以前也不明白,以前也做过剑一、剑二,经常讲游戏很难做长久,基本过山车,后来想错了,你弘扬的东西游戏本身精神的东西是否符合人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