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王者荣耀怎么火起来的时间原因分析,什么导致王者荣耀走下坡路...

狼人杀退潮过后 借靠社交能否突围?

游戏新闻 最好游戏 浏览 评论

1.jpg

同样的事情也正在深圳进行。一位在深圳经营主打狼人杀的小桌游吧的老板说,自己从2017年3月开始经营,到现在也仅是可以做到不亏本而已。“深圳南山,少说30家桌游吧,我知道赚钱的只有一家,且那家投入至少在300万。”

与当年的三国杀退潮相似,无论是线下的狼人杀吧还是在线狼人杀App,都已经进入了冷静期与退潮期。从百度指数来看,狼人杀在去年元旦后爆发,至3月寒假结束回落,6月暑期开始再度火热达到次高峰,并开始了连续半年的下降走势。

线上狼人杀用户的感受也是如此,“匹配速度越来越慢,在线人数假涨实跌,大量新手和低领玩家充斥。玩家素质没法保障,社交性逐渐被削弱,竞技性愈发重要。”在线狼人杀游戏的用户上官云浩在知乎评论说,“只有局内人才能感觉到,这个游戏的市场正在不断萎缩,热度也在迅速消减。”

2.jpg


“狼人杀”百度指数

小玩家的宿命

去做一款狼人杀App。

这是狼人杀资深玩家方明(化名)在去年年初萌生出的创业想法。“在线下聚集12个人太难,不如线上来得方便。”但这个想法最终并未真正落地,方明告诉新浪科技,原因一是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了一些不错的产品,二是他发现,陆续找过来的行业从业者们已经在做或要做的产品也大同小异。

狼人杀App的大规模出现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的。紧接着直播平台狼人杀游戏的热度,众多线上App应声而起,并在去年春节后迎来小高峰。但App停止更新的聚集点也随后到来。

新浪科技在App Store搜索“狼人杀”关键词发现,7月底-9月是狼人杀App停止更新的密集时间点。不完全统计,共有近20款狼人杀相关的App将最后一次的产品更新停留在此时间段。一位投资人告诉新浪科技,在春节后出现了近百家在线狼人杀产品,但现在大部分产品都死掉了。

一位应届毕业生吐槽说,自己在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做狼人杀产品的公司,但四个月后,公司就倒闭了。10月,这正是许多当初入局狼人杀行业的公司已经退出战场的时点。

从艾瑞App指数来看,在去年11月,几乎所有的狼人杀App都出现了月度独立设备的下降,而这已经是许多狼人杀App出现的连续四五个月环比增幅出现负增长。

3.jpg


“狼人杀”相关艾瑞App指数

“这个行业的热度没了,新增没了。”一家做在线狼人杀业务的公司员工乔剑(化名)向新浪科技表示,“真正的狼人杀用户就这么多,谁先拿到,谁就是老大。”

稍大的玩家也开始从激进策略转变为保守策略。欢聚时代在去年4月推出了欢乐狼人杀,在上线之初,欢乐狼人杀请到了谢娜作为产品代言人,在5月、6月两次登上《快乐大本营》宣传,并在上线30天宣布日活破百万,36天破200万,两个月日活破300万。一位欢聚时代时代的员工曾向新浪科技介绍说,“欢狼是今年公司重点项目,应该是YY在市场投入方面最大的项目了。”不过,狼人杀产品显然不足以担起太多的战略任务,4月中旬,欢乐狼人杀已经置入YY Live,逐渐地欢聚时代这款核心盈利产品的功能之一,欢乐狼人杀作为一款独立的狼人杀App已经退出了舞台。

“狼人杀是借了直播热点的势,将爱好者和吃瓜群众吸引到移动端,这波势过后,吃瓜群众会离开,爱好者的选择也不见得少。”互联网从业人士吴文亨认为,本质上,狼人杀是与目前市场上的产品思路相违背的,新的产品都想在碎片时间做文章,而狼人杀一局杀下来,占时过长,狼人杀需要赶紧依附社交平台。

现今再看当初的几家声势较盛的狼人杀App都已置入用户群体更大的平台,除欢乐狼人杀置入YY Live外,7月,米未传媒的饭局狼人杀已由腾讯游戏独家代理接入微信、手Q、应用宝、腾讯视频等推广资源;9月,网易代理了狼人杀(海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研发的《狼人杀》,定名为《狼人杀-官方唯一正版》。

方明向新浪科技分析说,狼人杀App之所以被资本看好,是在于其社交性。但大部分玩家还是主要还是为了玩游戏,遇到美女玩家才会引发社交需求,做社交是基本做不起来的。“就当个游戏好好做吧,风口过了,没有那么多的热钱让公司折腾了,还是盈利比较重要。”

跑出来的玩家不过一二

一位资深用户林锋(化名)并不认同狼人杀无法做社交的属性。据林锋介绍,狼人杀的社交属性正变得愈来愈强,最初的商业模式是用户为抢角色和道具而进行的充值,占去了总收入的七八成,但现在打赏的规模和比例正变得越来越高。

据林锋向新浪科技介绍,一般而言,狼人杀产品的打赏与与直播平台的打赏需要给主播分成不同,它是钱完全进入到公司的口袋,被打赏的用户只能通过打赏的虚拟物品获得荣誉值,而非实在的钱。“狼人杀产品的用户往往七成处于三四线城市,他们会在游戏里拜把子、义结金兰,会只听到女性玩家的声音,都动辄打赏人民币价值一千多元的“1314朵小红花”。

去年年初,青松基金投资了上海假面信息科技旗下的《狼人杀》,它是最早入局的公司之一,在App Store上,其排名目前也处于榜首。此前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在提到《狼人杀》的商业模式时,董占斌就曾介绍说,基本上就是打赏和卖道具。

“道具这方面还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完善的,现在道具的种类非常少。它现在的收费点有限,但从收入的角度来看又能排在畅销榜前几名,等以后增加了其他的收费点,它的体量要比一般的直播好很多。”董占斌曾透露说,从数据的角度看,《狼人杀》是非常理想的,活跃度非常高,留存非常好,尤其是经过市场的预热,视频节目的带动,用户主动搜索的意愿非常强。

到现在,虽然面临着行业整体热度的下降、小型体量创业公司涌入后的产品关停,但行业的前几名正在创造着高额利润,最早的一批入局者也依旧能维持着还不错的营收。林锋向新浪科技分析说,在线狼人杀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最后能跑出来的不过两家,但其他没有冲出来的公司净利润也不会少,肯定是赚钱的。

去年年初,知乎用户kellogg曾经问投资人,你们说狼人杀这波浪潮能火多久——他们说6个月。“线上这波热潮已经让投资人赚了,一个App一天的净利是百万级别的。”该用户评论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